不喝酒的酒 - 02奴是很抗揍的 将军与女奴(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北风掀开军帐的帘子,夹着雪花大刺刺地卷进来。

    燕都荒寒,不比中州,才刚入秋的季节,已经开始落雪了。

    陆且放下手中的地图,抬眼望着营帐外的鹅毛大雪,微微皱起眉头。

    突然一个浑厚的嗓音在门口叫唤道。

    “将军,末将有事禀报。”

    “进来说话。”听出来人是副将薛猛,陆且垂下眸子,重新翻阅起地图,又换作平时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薛猛掀开营帐,像拎小鸡似的拎着小六大步迈进来,又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其丢在地上。

    薛猛是一个粗人,手底下没个轻重,小六被摔得痛了,也不敢叫唤,咬着冻得乌青的唇可怜巴巴地望着陆且。那件遮体的披风已经不知所踪,只有些破布烂衫顾前不顾后地挂在她瑟瑟发抖的身上,稻草堆一样凌乱的乌发上扎了满头的雪,狼狈的样子,说是乞丐都不为过。

    陆且不觉间又皱起了眉头:“何事?”

    薛猛口中忿忿不平道:“将军,这女娃在军营门口跪了叁天叁夜了,死乞白赖着,怎么赶都赶不走,依我看,她八成是个别有用心的细作。”

    小六听到这话,豆大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地夺眶而出,她怯生生地跪挪到陆且的面前,语无伦次地为自己分辨着:“不是的,将军救了奴,奴的娘亲说,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奴要像侍奉主人一样侍奉将军,报答将军。”

    “行伍之人不需要人侍奉。”陆且低头瞥着她,剑眉下的一双黑瞳闪着冷峻的光。

    小六呆住了,她踉跄着瘫倒在地上,似是不能置信,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拽着陆且的裤脚:“主人不要奴了吗?奴什么都可以做的,砍柴烧火做饭,研墨奉茶洗脚,晚上还能给主人暖床……奴特别抗揍,主人不高兴了,还可以打奴来出气……”

    薛猛听得耳根都红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陆且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刚想打断她,谁知她竟旁若无人的掀起自己的小衫,给陆且看身上的鞭痕:“主人你看,奴被打成这样了,一点事儿都没——”

    “燕都已经废除了奴隶制,从今往后,你不必称自己是奴了,我也不是你的主人,”陆且一把拽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继续弯腰掀裙摆的动作,同时脚步一转,整个人有意无意地横在她和薛猛之间,挡住了薛猛的视线,心里嘀咕着,这丫头是吃什么长大的,手腕也太细了些,好像一用力就能捏碎似的。

    小六只呆呆地望着陆且,脸上的表情从伤心到迷茫再到……惊喜,她忽然眨巴着大眼睛,泫然欲泣地反握住陆且的手:“这么说……主……将军不是要赶奴走……只是不能做奴的主人?”

    陆且本想甩开的,偏那小手白得像雪,冰得也像雪,好像他一甩开就会僵掉似的,他于是便没有动,只是皱眉盯着小六:“衣服呢?”

    “在身上呀。”小六不明白地望着身上的破布们。

    “我是说,我给你的披风呢?”陆且眉头皱得更深。

    小六恍然大悟,从背后解下一个包裹,小心翼翼地展开,双手捧着,表情虔诚得像是捧着什么圣物似的:“奴……小六不敢弄脏将军的披风,将它好好收起来了。”

    “穿上它。”陆且吩咐道。

    “啊?”小六傻了,呆呆看着陆且。

    军帐外,声渐嘈杂,陆且略一思忖,到了议事的时辰了。

    他低头看了眼依旧傻呆呆的小六,伸手从她的掌心拿起披风,叁两下裹在她的身上:“小六是吧,先在帐外候着。”

    小六乖乖领命,爬起来朝帐外走。

    薛猛则一把拦住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