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酒的酒 - 07共枕 将军与女奴(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她看见陆且向来波澜不惊的俊脸上竟憋出一抹微红,眉头也比方才皱得更紧了些,于是紧张兮兮地伸出小手探过去:“将军,是不是小六撞伤将军了。”

    陆且“啪”一声打开小六的手,脸色从微红变得铁青,身子也倏地背转过去,语气仍是淡淡的:“无妨,灭了灯睡下吧。”

    说罢,径直走向帐子。

    小六愣了愣,语气中不乏失落:“将军才回来,又有军务了吗?”

    “嗯,巡视军营。”像是生怕走慢一步就会发生什么变故似的,陆且头都不回地快步离开。

    校场上的士兵们正在风雪中苦哈哈的操练,看到陆且快步走向演武场,神色间多少都有些讶然。

    没看错吧?他们的大将军不是刚练了一个时辰的枪法吗?怎么又来了?

    大将军虽然日日练身健体从无落下,但也不至于像今日这般频繁。

    难道说……是大将军知道今日天寒地冻,为了鼓舞士气,特意跑来校场陪将士们一起操练的吗?

    大将军真是吾辈楷模啊!!!

    士兵们彼此交换了一个钦佩的眼神,在这个最接近神的时刻,一个个顿感干劲十足,更加卖力地操练起来。

    正在接受众将士目光洗礼的某神,甫一踏上讲武台,就虎虎生风地打了一套拳法,同时借着这天地间的冷意,逼迫自己将心神一点点从喷张的胯间调回灵台。

    就这样十八般武器轮流操练了有半个时辰,陆且才逐渐平静下来,右掌翻转,他一个回马枪将手中的兵器掷入兵器架上,然后抬头,望着不远处自己营帐的方向,忽觉有些迈不动脚步。

    才不过一天而已,他已经因那丫头有了两次反应了,实属不应该。

    下午的时候,陆且叫人抓了人贩子,顺藤摸瓜,细细查了这女孩的来历,却只查到她在沙漠里被铁木尔人捉住的,捉住她的时候就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不清楚是什么族的人。按理说住在沙漠里,该是铁木尔人,但她却一口的雍国口音。可是铁木尔人向来排外,一个手无寸铁的雍国小姑娘又是怎么突破冲冲关卡,流落到铁木尔人的地盘的呢?

    更要紧的是,捉到她的地方,跟这次密函中提到的地方只有十里之隔。

    总而言之,这个丫头来历十分可疑,他是得放在身边,好好看着才是,保不齐以后进了沙漠能有什么用。

    只不过……

    陆且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军帐,心中思忖着,他自幼便混在男人堆里,跟随叔父行军打仗,几乎未有跟女子单独接触的机会,更遑论像今日这样共处一室。

    这次为了完成国主在密函中交给自己的秘密任务,他刚拿下燕都,片刻都不敢停,便组织了一支急行军准备西进,深入沙漠腹地。

    因为是秘密行动,一切从简,军帐里也只有一张简易的行军塌。

    晚上,他们该怎么睡呢?

    等陆且回来时,已是叁更天了,小六熄了主灯,留了一盏烛火放在桌案上。

    陆且不觉间放轻脚步,执着烛台朝深处走,看到床榻上空空如也时,他先是心下一松,接着又一愣,因着他发现小六就躺在榻边的地毯上,似是睡着了。

    似是怕他生气,她最终还是穿上那条不合身的裤子。军帐里时不时有风漏进来,小小的身躯便蜷缩成一团,纤瘦的手臂紧紧地抱着膝盖,仔细看,身子似还在微微发抖。

    陆且从榻上拉过一条棉被,盖在小六的身上,他自幼习武,料想手底下功夫又轻又稳,不会惊动她,可拉过肩头时,小六还是醒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