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与魂授 - 逗他 她是大灰狼(囚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傅晴云一夜好眠,一觉睡到自然醒,等她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她突然想起,昨天夜里实在是太累了,自己居然连澡都没洗就直接睡了,如今才觉得身上有点难受,尤其是楚懿哭湿了的那片以上,都干得有点儿硬了。

    好在傅晴云没什么很严重的洁癖,否则此刻,恐怕要开始抓狂了。

    她用电热水壶接了一壶水,一边烧着一边刷牙洗脸,等水烧开了,再倒进桶里,用冷水兑成温温热的样子,便开始脱起来了衣服。

    狭小的洗手间里,就容得下一个桶、一个人,木板上的漆皮都掉得七七八八了,露出里面湿黑的木板。

    她用小勺一下一下地舀着水,慢慢往头发上淋去,她的头发又黑又长,发尾带了点自然卷,淋湿了之后,全贴在后背的皮肤上,像是一捧黑亮的海藻突然四散开来。

    她挤了一点洗发液,在湿漉漉的掌心里打泡,再将泡沫均匀的抹到头顶上,葱根一般白嫩的手指插进发丝,用指腹细细按摩。

    舀一瓢水将泡沫冲尽,她睁开了眼,睫毛上沾了水珠,看东西就跟隔了一层水雾一样。

    她眨眨眼,一粒水珠便顺着挺拔小巧的鼻梁滑落,滴在嫣红的嘴唇上消失不见。

    她又舀了一瓢水兜头浇下,开始擦沐浴露,从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开始,她的手带着泡沫,抚过欺霜赛雪的白嫩胸脯,抚过婉约动人的杨柳细腰,也抚过浑圆挺翘的屁股。

    她细致地洗着每一寸肌肤,站在那儿宛如一尊玉人。

    老房子的隔音本就不好,此时四下寂静,那哗啦啦的水声便断断续续地传入楚懿耳中。

    她是在洗澡吗?

    楚懿喂了一晚上蚊子,几乎彻夜未眠,他睁着余肿未消的双眼,眼底一片青黑,看起来憔悴极了。

    此时的他又饥又渴,干裂起皮的嘴唇就像是久旱皲裂的土地般渴望一场甘霖。

    耳边的水声实在是太诱人了,极度的干渴在疯狂地折磨他脆弱的神经,他多想喝一口,哪怕一口……

    铁门被打开了,傅晴云一边用毛巾擦着湿发,一边朝他走来。

    她换了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那颜色极嫩,像是刚刚抽条的新芽,衬得少女娇嫩的脸庞越发鲜妍夺目,好似一株出水芙蓉,亭亭玉立。

    傅晴云看着形容憔悴的楚懿,明知故问道:“昨晚睡得舒服吗?”

    “……”楚懿嗓子发干,都懒得理她。

    看他过得不好,她也就放心了。

    于是,傅晴云继续刺激他道:“看样子,你度过了一场非常难忘的夜晚呢!”

    楚懿看着她小人得志般的丑恶嘴脸,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意思很简单——你看我有想理你吗?

    傅晴云见他一副闭口不言、油盐不进的样子,突然觉得无趣,又继续擦自己的头发。

    楚懿倒是想骂她几句,奈何嘴巴里实在是干得一点水分都没有了,就连咽口唾沫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傅晴云的头发可真多,乌黑浓密的秀发被毛巾包着,总能逃出几缕来,贴在颊边的一缕碎发还淌着水,越过下颌线,顺着瓷白的肌肤蜿蜒向下。

    楚懿的眼神便也跟着那滴水珠向下,来到她脖颈处,嫩生生的一截,就像是去了皮的莲藕,白净剔透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可惜,楚懿的注意力全在那滴水珠上,只见它咻地一下落进傅晴云的衣领里,消失不见。

    那一瞬间,一股隐秘而龌龊的心思从少年心底升起——他多想舔一舔她颊边的水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