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分卷阅读20 强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强奸(H)作者:御宅屋

    



    分卷阅读20



    管两人的实力有差,但好歹巫云也是常年习武之人,几个起落翻滚,杜凌虽然重新将巫云压在身下,但是终究是腾不出手来掀开眼罩。

    “别费劲了,你就是看到我,你也不认识的。”

    “让我见你!”

    “杀了我,杀了我你就见到了!”

    “见鬼!你到底是谁?”

    “我说过了,你不认识我,我是谁,告不告诉你有差别吗?小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怎麽样我都心甘情愿,就算你真的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我脖子上有一个颈链,打开的密码是你的生日,你留著它,将来若是有人要给我报仇的话,你给他看这个,他就会走开不再烦你!”

    “小凌,我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没有任何的亲人,除了你,我没有任何的牵挂,若是杀了我可以让你平复,你大可杀了我泄愤,其他都没有关系,你不要想太多,我不想你因为任何的原因而委屈自己。我也不想沾任何人的光。凌,我爱你,我愿意以任何的方式向你赔罪!甚至为你而死!”

    “撒谎!骗子!你是个大骗子!我不会相信你的!”杜凌使劲的咬向巫云的颈项:“你爱我?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你。。。。。。”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知道我死一千次也不能挽回了,”巫云的声音出奇的盎惑,仿若催眠般的低沈:“对不起,小凌,对不起,你要我怎麽补偿你都可以,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忘记它,忘记吧,随便你要我怎麽样,随便你要我做什麽,只要你忘记。。。。。。”

    受到巫云带著磁力的声音催眠,杜凌慢慢得伏在巫云的肩头一动不动,过了许久,许久,巫云觉得肩头有些温热,一股濡湿而刺痛的感觉传上来,巫云大惊,抚慰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就听见杜凌黯哑的呜咽:“你,你居然真的强奸了我。。。。。。”

    44

    巫云身平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男儿有泪不轻弹’,巫云知道自己是真的伤害了眼前这个看似粗犷的男人。“对不起,小凌,我,我真的。。。。。。”事实让巫云无语,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麽安慰他才好。唉!

    ......

    感觉到杜凌的身体已经没有刚才那麽的贲张,巫云轻轻挣脱手臂将杜凌圈在怀中,象哄婴儿般轻拍杜凌的背心,”好啦,好啦,我讲故事给你听好你好?乖乖的听哦,我只讲一遍,你若不好好的听我讲,以後可就再也没机会听了哦.”

    ......

    ”从前,有一个小孩子,在他还未出生的时候,也就是在妈妈的肚子里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出车祸死了.他已经卧病在床的祖父伤痛於爱子的亡故,也跟著撒手人寰.而他的母亲也因为过於伤心,身体一直很虚弱,在生他的时候发生难产,血崩,差一点就要死掉了.还未出生就招致家门变故的小孩也算是不幸的小孩了,可是,他的祖母却认为这个孩子天生扫把,而拒绝让这个孩子认祖归宗......”

    ”很可怜是吧?可是,这才是不幸的开始.这个小孩子的父亲生前曾经与他最好的朋友合开了一个公司,当时公司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了,对於这一半不菲的股权落入这对母子的手里,并没有人有异议,那老太太甚至很高兴这样就可以摆脱这对母子.可是,年轻的母亲产後体虚,她唯一的亲人年事已高又远在美国.唉!年轻的产妇自顾不暇,哪里还能兼顾公司和那刚出生的婴儿啊.”

    ”公司的老板即使合夥人又是他们夫妻的好朋友,与年轻的母亲很熟悉,他自动的将照顾的担子一肩抗了起来,无微不至,殷勤有加,孩子满月的那天,这名英俊的黄金王老五却意外的向他已经谙练很久的孩子的母亲求婚,他并不在乎孩子的妈妈已经并不能生育的事实,也不在乎家里面滔天的反对声......当这个小孩子白天的时候,他做为见证人参加了他母亲与继父的婚礼......”

    ”继父待这个孩子与亲生儿子并无不同,对妻子更是呵护倍至,孩子的童年充满了快乐与幸福的回忆,一切是那麽的美好......”

    ”一切都在小孩上学的那一年改变了,当某一天放学回家,小孩子看到有几和个陌生的人在家里,而母亲只是在一旁默默不语.後来他们看见小孩进来,劈手就将他纠了过去,扬手就是一记耳光,一个凶恶的老太太狠狠的高声叫骂著:你这小杂种,小扫把星,克死你亲爹,亲爷爷还不算,为什麽连我儿子也不放过?他对你们母子这麽好,你们呢,你们是怎麽对他的呢?这麽多年连个屁也没有一个!还有你这死小鬼,我让你方人,今天我豁出去了,非把你打死不可!......”

    45

    ”从前,有一个小孩子,在他还未出生的时候,也就是在妈妈的肚子里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出车祸死了.他已经卧病在床的祖父伤痛於爱子的亡故,也跟著撒手人寰.而他的母亲也因为过於伤心,身体一直很虚弱,在生他的时候发生难产,血崩,差一点就要死掉了.还未出生就招致家门变故的小孩也算是不幸的小孩了,可是,他的祖母却认为这个孩子天生扫把,而拒绝让这个孩子认祖归宗......”

    ”很可怜是吧?可是,这才是不幸的开始.这个小孩子的父亲生前曾经与他最好的朋友合开了一个公司,当时公司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了,对於这一半不菲的股权落入这对母子的手里,并没有人有异议,那老太太甚至很高兴这样就可以摆脱这对母子.可是,年轻的母亲产後体虚,她唯一的亲人年事已高又远在美国.唉!年轻的产妇自顾不暇,哪里还能兼顾公司和那刚出生的婴儿啊.”

    ”公司的老板即使合夥人又是他们夫妻的好朋友,与年轻的母亲很熟悉,他自动的将照顾的担子一肩抗了起来,无微不至,殷勤有加,孩子满月的那天,这名英俊的黄金王老五却意外的向他已经谙练很久的孩子的母亲求婚,他并不在乎孩子的妈妈已经并不能生育的事实,也不理会家里面滔天的反对声......当这个小孩子百天的时候,这个小孩做为见证人参加了他母亲与父亲(继父算是父亲吧)的婚礼......”

    ”继父待这个孩子与亲生儿子并无不同,对妻子更是呵护倍至,孩子的童年充满了快乐与幸福的回忆,一切都曾经是那麽的美好......”

    ”一切都在小孩上学的第二年改变了,当某一天放学回家,小孩子看到有几个陌生的人在家里,而母亲只是在一旁默默不语.他们一看见小孩进来,劈手就将他揪了过去,扬手就是一记耳光,一个凶恶的老太太狠狠的高声叫骂著:你这小杂种,小扫把星,克死你亲爹,亲爷爷还不算,为什麽连我儿子也不放过?他对你们母子这麽好,你们呢,你们是怎麽对他的呢?这麽多年连个屁也没有一个!还有你这死小鬼,我



    分卷阅读20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